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手机版 您好,欢迎访问时代中国网!纪监:13718281038

当前位置:主页 > 物理农业 >

“当代黄继光”——马占福

时间:2021-09-17|来源:时代中国网|编辑:周秋连

祖国南疆云南前线硝烟弥漫,老山阵地炮火连天。在我军驻守的某高地,仅一天时间就落下了越军射来的3千余发炮弹,打死我战士,炸伤我边民……我军战士怒火燃烧,义愤填膺,纷纷请战。

 

为了痛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我军某部七连根据上级指示,着手组建第一突击队。消息刚一传开,全连上下争先恐厉,人人要求参加。突击队只需要31个队员。怎么办?连队党支部当即决定:进行选拔,好中选优,强中选精。

 

在组建突击队的短短时间里,七班战士马占福一马当先,写申请,表决心,捧着请战书,找了连长又找指导员,恳切陈情,激昂言志,一心要当一名突击队员。

 

但是,有人不同意,说马占福个子小,体力单,不要说让他上战场冲锋,就是能否经受住突击队临战前的训练,恐怕也是个问号。

 

马占福的个子确实不高。1984年元月入伍时,他身高1米60,这几年尽管又长了一些,可在他们班仍然算是小个子兵。

 

“要看马占福的身体素质,但决不能把这作为衡量他够不够参加突击队的主要条件。”原四连副连长、新任第一突击队队长郭继额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因为,马占福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在新兵连,进行实弹射击训练,别人休息马占福不休息,别人聊天他不聊天,一个劲儿地爬在地上练;成绩考核时,他5发子弹打了49环还不满足,非要争取50环不可;练习投弹,第一次马占福就投了45米,作为一名新兵,这已经不错了,而马占福却认为自己差得远,早晨,别人还没起床,他已偷偷来到操场,

 

中午,大家睡得正酣,他已累得汗流满面;还有夜晚……手磨红了、胳膊练肿了,他还是不肯间断。最后,和老兵一起比赛,他竟投了59米,夺得了全连第三。


 

在生活中,他省吃俭用,每年还都给父母寄钱。

 

大热天里,部队驻地虽然离镇子不远,可马占福没上街买过一根冰棍。就连几分钱一根的云南甘蔗,他也没舍得尝尝鲜。有人说他“小气”。但是,他听到战士李世贤家属来队遇到困难时,却立即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60元钱。这感情,多么像他家乡的黄土地,质朴无华,实实在在。

 

尽管郭继额队长在讨论马占福申请参加第一突击队的问题时,摆了他入伍后的许多优点,可有的同志仍持有异议,认为马占福不是党员,在防御作战那么长的时间里也没有立过功。所以……“看人不能这么简单地看,没有戴军功章,不能说他没有立功的表现;组织上没有入党,也不能说他思想上就不具备党员的条件。”三排长张怀恩接着便详细地向大家介绍了马占福在坚守阵地时的表现。

 

1986年4月8日,马占福奉命到老山前沿去坚守阵地。时逢雨季,狭小的猫耳洞漏水,他的大半个身子被泡在又脏又臭的泥水中,蚊叮、虫咬、蚂蝗蜇,他全身长满了脓疮,特别是烂裆,更使他痛痒难熬。何止于此,这块小小的阵地,还在越军的三面包围之中,最近的直线距离只有10米,敌人的轰炸、偷袭、骚扰从不间断。面对这险恶的环境,马占福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自身的痛苦和生命的安危,而是一个普通战士的责任。他在1986年4月20日的日记中说:“我默默地下决心,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要勇敢出击。同时,我还要做好战友的思想工作,虽然这个任务没交给我,但我觉得在这个时刻,我应该担起这个责任。

 

为了完成任务,要配合哨长,他没带过兵,和我一样没有经验,所以我愿意成为我们哨位上的‘二把手’。”

 

马占福为了当好猫耳洞的“二把手”,白天,他替有事的战友值班;晚上,他替文化低的新兵写信;每次阵地发生情况,他都是最先冲出去。战士王跃亮负伤,他不顾敌人密集的炮火,冒死把王跃亮抢救下来,马占福自己被炮弹震昏4个多小时,醒来后第一句话却是“同志们伤了没有?”马占福在猫耳洞就是怀着为了他人安宁、为了战斗的胜利,自已情愿牺牲的崇高感情,整整坚守了103个日日夜夜,和战友们一起打退了敌人17次偷袭;他一人抢救伤员9名,毙敌、伤敌7名。

 

他还在猫耳洞写了第三份入党申请书:……今天,我再一次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个光荣组织。我已深深懂得现在作为一个党员的重要性……现在,我们面临的任务更艰巨、更困难,而且更危险,我愿意接受战场上的考验,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要第一个上去……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我衷心希望党组织能批准我的申请,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马占福1986年4月21日晚9点在猫耳洞写的,是在十分艰巨和危险的前沿阵地写的。这不仅表明马占福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和崇高的革命理想,同时也充分说明,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哪怕是流血牺牲,马占福也决心自觉地按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战场上起到一个党员所应当起到的作用,肩负起一个党员所应当肩负的责任。

 

 

马占福申请当突击队员的报告终于批准了。那天,他的心情就像太阳从云层里钻出来一样,格外亮堂。可是,当他得知自己是被分配到第一突击队二班一组当第二爆破手时,他那颗激动的心又立刻沉了下去。为了能当上第一爆破手,马占福只好再去找郭继额队长要求:“我到这个突击队来,就是要当第一爆破手,第一个冲上阵地,第一个炸掉敌火力点,我要在战斗中立大功!立高功!

“那么,你可知道第一爆破手意味着什么吗?”“知道,他有更大的危险性。郭队长,请放心,我早已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我想,假如战场上需要一个人去牺牲,那就应该是我;如果由于我的一条生命,能换来整个战斗的胜利,能使许多战友更好地活,我情愿去赴汤蹈火!

 

说着,马占福便将一份《血洒南疆,决无悔心》的决心书交给了郭队长,他在决心书中说:“为了祖国安宁,人民幸福,我愿用鲜血和生命编织人类和平的‘花环’……”“我是一个共青团员,在战斗中要发挥共青团员的模范作用,坚决做到哪里有困难就奔向哪里,哪里有危险就冲向哪里……祖国啊!相信我吧!为了您,我会舍得一切的。”读着、读着,郭继额的眼圈红了,他深为过去还不够了解自己的战士而内疚。

 

一个普通战士对党、对祖国、对人民所表达的赤胆忠心,使连、排干部重新认识了马占福。马占福终于当上了第一爆破手,并被指定为二班长的第一代理人。

 

1987年1月4日夜,我军第一突击队奉命进入阵地。突击队员们在从元旦起到进入阵地前的这短短的几天里,想得特别多,真可说是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但是,他们临战前所表现的这种思想感情,集中起来,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用自已的全部力量,包括最宝贵的生命,抗击越军,保卫祖国,尽到一个人民战士应尽的责任。

 

在这种热烈、紧张、高昂的气氛中,却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消息:二班班长李国胜向突击队队长郭继额报告说,马占福哭了。

 

“什么?在临战前哭了?难道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闹思想情绪?”郭继额急忙收起军用地图,带着疑团走进了二班帐房。马占福正伏在弹药箱上,一字一泪地在给他妈妈写信。深深理解战士心情的郭队长看到这个情景,就完全明白了。他悄悄地靠近马占福的后背,看到这样的几段:

 

亲爱的妈妈,原谅我吧!在作出参加突击队这么大的选择之前,没有能够和妈妈商量……但是我相信您一定会理解儿子的……妈,您应该为有这样的儿子而高兴。笑吧!妈妈,用笑来为儿子祝福,用笑来回答对儿子的信任和支持。

亲爱的妈妈,您是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个道理的……您和爸爸一生很苦,但也是位卑未敢忘忧国……为了能让妈妈您幸福地生活……我情愿接受任何危险的考验……直至献出生命。

 

亲爱的妈妈……现在我是多么想能和小时候一样,依偎在您的怀里,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脯上,双手紧紧拥抱着妈妈,给您诉说我的痛苦、我的欢乐、我的兴奋和我的委屈呀!妈妈还是那样地摸着我的头,拨弄着我的头发;还是那样把我贴在心上,生怕一松手我就会掉在地上……也许是由于马占福心情过于激动,思想十分集中的缘故,他竟一直未能察觉站在身后,伴着他流泪的郭队长。郭队长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默默地说:“写吧,我的小兄弟!”

 

时间过了一个小时,马占福仍在情深意切地写着:“战争难免有牺牲,‘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为能在青春年少之际参加保卫南疆的战斗,去接受生与死的考验、血与火的洗礼,而感到十分光荣和自豪……妈妈,儿子现在是多么思念您,多么盼望能再一次见到您啊!妈妈,多少回梦中与您相遇,醒来时,泪水湿透了枕中……”有人说,母子的心是相通的。正是在马占福深深思念妈妈的时候,在大西北,在祖国的青海,在大通河畔的马生梅,这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也在深深地想念着远方的儿子。马生梅自从收到儿子占福从前线寄来的40元钱的汇款单之后,心里一直觉得不是滋味。她从箱子里拿出刚从邮局领回的40元钱,看着、摸着,摸着、看着,就像见到了占福一样,自言自语地说:“孩子,怎么只邮钱不写信呢?妈是多想你呀!都是妈不好,从小就害得你跟妈受苦,这么大了,家里还得拖累着你,真难为你了……老人家泪水模糊,哽咽地再也说不下去了……二十年来同儿子朝夕相处的情景,又一幕一幕地浮现在她的眼前。

 

元月7日, 老山前线到处弥漫着悠悠的晨雾,如浪潮起伏,像波涛追逐。马占福所在的第一突击队的31个身影,正在粘湿而冷酷的寒雾中穿行,如同一队刚刚下界的天兵,神不知鬼不觉地向越军盘踞的巢穴攀登。

 

晨,6点20分,我第一突击队一声不响地按规定时间全部进入了阵地。经过近一个多小时的急行军,队员们都渴得要命。正当一个个渴得嗓子冒烟的时候,一瓶葡萄糖浆悄悄地从马占福的手中传了出来,你一口,他一口……这瓶糖浆,马占福自己上阵地前没舍得喝,现在,当他看到战友们喝完葡萄糖浆后的那股高兴劲儿,自己也仿佛觉着有一股清冽的泉水涌进了心头。

 

晨雾渐渐变淡,天色慢慢变白,马占福透过流动着的透明体在仔细地观察敌情。只见越军侵占的高地前沿杂草丛生,顶部和反斜面怪石林立,敌人层层设防,工事密布,明暗火力交叉配系,防守相当严密……见此阵势,马占福再一次向郭队长表示,战斗打响后,自己一定要冲在前头,为后面的战友开路。

 

7时整,我云南前线边防某部的大炮开始了自卫还击。炮弹像流星,似火箭,一发发,一排排,铺天盖地砸向越军阵地。战斗打响了,马占福向负责掩护他的战友任建庆喊了声:“跟紧我,跟紧!”

 

便和班长李国胜分别向预定的敌四号、三号目标冲去。

 

在任建庆的机枪掩护下,马占福闪电般地跃进。

 

枪弹嗖嗖地从他的头顶飞过,炮弹轰隆轰隆地在他的前后左右炸开。但由于他能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直到他到了敌人四号目标的石头后面,越军也没能伤到马占福一根毫毛。马占福一边急速解下炸药包,一边对敌工事的设置进行周密的观察,根据他自己的判断,一闪身,就从工事的西侧绕到了在工事南侧的出口。接着,马占福将脊背往洞口左侧的石壁上一贴,猛地从腰间抽出两颗手榴弹甩了进去。随后,马占福又借着手榴弹爆炸的滚滚浓烟,将炸药包塞进了洞口,一把拉燃了导火索,同时就地一滚,就将身体隐蔽到一块石头后面。那动作之神速,那手脚之利落,委实令人叫绝。“轰!”一声巨响,敌人的四号机枪工事连同4个越军,顿时灰飞烟灭。

 

任建庆一拍机枪:“打得好!炸得漂亮!”马占福出色地完成炸毁敌四号火力点之后,他没有懈怠一秒钟,为战友们的胜利前进而继续披荆斩棘,为排除障碍去当排头兵。然而,就在马占福探身观察敌情的时候,在他右前侧的一个敌暗火力点,向他喷出了一串罪恶的火舌……马占福腹部连中数弹,一下倒在血泊之中……“占福!”任建庆起身要去给他包扎。听到任建庆的喊声,马占福立即抬起了头,向战友急忙摆一摆手。这尽管是无声的语言,在战友之间,仍然是心灵与心灵的交融。任建庆明白,马占福是告诉他危险,千万别动!

 

马占福血流如注,任建庆泪如泉涌。只见马占福侧过身子用右手向腹部一摸,发现掉出了一截肠子,他来不及思索,立即将肠子塞了进去……随后,他取出急救包,用三角巾将腹部绑紧。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尽管我们无法断定马占福在想什么,但如果说他什么也没想,恐怕也未必符合马占福的性格。因为,在平时他是那样地牵挂自己的妈妈,单在日记中,就有四篇是写给亲爱的妈妈的,还有一些为妈妈写的短诗。同时,马占福也十分热爱生活,他在1986年10月30日的日记中说:“人生毕竟是富有的,凡有生活的地方,都有幸福和欢乐……张开双臂,去拥抱那匆匆而来的崭新生活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心中也有个“小秘密”:他恋爱了。他深深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前些天,那位在许昌的姑娘还给他寄来了一封充满柔情蜜意的情书。姑娘在信中表达了她对马占福的深切思念之情,表达了她对马占福的祝愿和期望,也表达了她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她在信的最后说:“生活对我们来说才刚刚开始,人生总是美好的,对于这些也许你比我想得更周到、更仔细。”

 

然而,母亲的厚爱,恋人的痴情,都没有阻止马占福向敌暗火力点爬行。他一点一点地挪,一步步地爬他爬过的岩石,每一块都印有他那殷红的血迹;他压过的蒿草,每一棵都挂有他那忍着巨痛的汗滴。

 

突然,敌人又从右侧向他打来了一梭子弹,他的头部流血了,顿时一阵头晕……他醒过来,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敌人的暗堡仍在一串串地喷吐着火舌,后面的战士被压得抬不起头来……此时,马占福什么也没说,只见他加快了爬行的速度,一米、二米、三米……当他爬到距离疯狂扫射的敌暗火力点只有两米远的一瞬间,他两手猛地一撑,双脚使劲一蹬,腾地跃起身来,像离弦的箭,猛地扑到越军的暗火力点的射孔旁,紧接着,马占福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拉燃的爆破筒一下从敌暗火力点的射孔塞了进去。

 

谁知,还没等他撒手,越军就将刚塞进去的爆破筒往外推爆破筒“吱吱”冒着青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马占福双手紧紧抓住敌工事上的伪装网,毅然用身体堵住了敌人的射孔,用尽全身的力气,又把爆破筒顶了进去……这时,他才像完成了一项神圣的使命一样,回过头来从容而又有力地喊了一声:“班长……”紧接着,一声巨响,炸毁了敌人的碉堡,拔掉了我军前进的“拦路虎”,战士们迅速冲进越军据点,一举歼灭了顽抗的敌人。

 

战斗胜利了,但阵地上一片肃穆。班长让一名青海籍战士,将壮烈牺牲了的、年仅21岁的马占福同志的遗体背回我军连队营地。突击队员们目送着英雄的战友,无声的语言,低声的哭泣,在这宁静而又引人深思的时刻,耳畔似乎又响起了马占福的声音:

 

“为了国家的尊严,为了千家万户的幸福,为了孩子们睡梦中的香甜,为了年青人初恋时两颊的红晕,我愿流血,我愿献身……”死,有轻似鸿毛,有重如泰山。马占福的死,重如泰山。 

马占福,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可是你那“当代黄继光”的英姿却早已镶嵌在每个活着的人的心中。部队团党委根据你生前的申请,战斗中的表现,追认你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军党委为你追记了一等功;你的家乡,大通县委、县政府作出了关于在全县开展向你学习活动的决定;还有,云南凉水井村那个憨厚老实的庄稼人,在战斗结束后,专程挎一筐红皮鸡蛋来看你,听说你牺牲,他放声痛哭,并在家里为你摆设了灵堂,全家人一边祭奠一边哭着说:“占福!你怎么就这样去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帮我们收割庄稼的日子,更不会忘记你给我们担水、扫院子的情景……”历史认为,崇高的纪念,千百万人内心的崇敬,才能充分体现人生的最高价值。

 

安息吧,永生的战士!

 
热门导读

Copyright © 2021 时代中国网 热线:010-57267055 E-mail:rdbz@163.com 京ICP备2021021224号